太原小店区夜总会招聘模特-在KTV里我被一个背后的女人拥抱

2021-04-11 00:40:53

太原小店区夜总会招聘模特-在KTV里我被一个背后的女人拥抱,介绍夜场的那些小事情

所以才轻而易举地得到了1万美元?我一年的生活费就这么多。这就够了。带上钱,你等会直接回去上学吧。”看起来好像有点傻,春姐又补充道。"好的,"我确实还是有点困惑。

春姐也走了出来,整个包厢里只剩下我一个人,我掏出信封细细数了一遍,一共是17200元,不知为什么一个奇怪的号码,第一次收到那么多钱,心里有些紧张。

春姐考虑得很周到,不仅给了我信封,还特别送给我一个黑色背包。把袋子拿上,我就出门了。我第二次来到这个包厢,之前有人带路,但我真的不熟悉这里,走了几分钟后,我发现自己迷路了。

找出口的时候,我想找个人问路,我听见前面有人在说话,那声音很熟悉,我走近一看,小红正背朝我,情绪激动地给我打电话。

"上月不是只给你打了10,000元,这才几天,你就当我是开行的了?"

"不行,你们等着再从我这儿拿一便士。"

「忘恩负义?就像你对我有多么大的恩惠一样,我欠你的钱早就还了!

""他要钱,和我有什么关系?你看不见我要钱呀?”

"不!没有钱!一点钱都没有!」

"再这样一次,就是要把我逼死?!"

我从来没见过小红,她声音嘶哑地挂断电话,抱着膝盖蹲在地上,开始哭泣。暂时我不知道如何安慰自己,或者如何安慰自己。之后我又想了很多次,如果我当时上去安慰她,也许结果会完全不同。

但我却不这么做。在电话里,我想我碰巧碰到了她,应该给她留点面子,听她的话,她似乎欠别人很多钱。

很少有机会赚到钱,我决定打车回去。驾车者说,从这里到学校,车费估计要100元左右,问我是不是真的要打车,我大惊小怪的说。

汽车在城市里飞驰,我的思绪却飘忽不定,我想起了蓝姐,还有她的17200块,还有小红…我想起了她蹲在地上的样子,莫名的心痛。

当我想起看电影时,当她看到蜘蛛侠腾空而起时那副花花公子的表情;当我吃东西时那油腻的嘴巴;当我穿上新衣服时那激动。很明显她是个很快乐,很直接的人啊。

也许我该做点什么。

我会叫师傅把车开回去,再加100块!

主人把车停在了金太阳的门口,我还没有从正前方看过这 KTV的样子,原来他的正前方确实是金色的,有一个太阳的标志立在门口。在金色的灯光下,六根石柱仿佛也变成了金色。

小红,我发微信让她出来,我在金太阳门口等她。她什么时候能看到那条微信,我不敢肯定,但是我决定,不管她什么时候来,我都在这里等她。

我没想到,小红很快就出来了。远远地看见我,她说:“怎么了,小子,叫姐姐出来做什么?大姐大顾客全推了,你要是没什么事我就揍你

看到她一如既往的样子,我也学会了对她说:“怎么还好啊,我送你一笔钱给你好吗?”

给钱?她一脸疑惑地看着我。

"是的,不能吗?“这些钱,都给你了!”我这么说着,就把信封塞到她的手里。那封信总共有15000封,我自己留了2000封。

他打开信封,轻轻数了数。

"你的钱是哪来的?"

""不管怎么说,这些钱都是我给你的,你一定要把它拿出来。"

”“我靠,你小子还来激将法,白送的钱我为什么不送,别当傻叉好吗?怕你这钱不知道什么时候来,明天被警察叔叔抓进去就亏大了。”

"我发誓,这些钱来了,绝对干净!"

"好吧,既然你都这么说了,那妹妹拿着啊,我最近的确有些缺钱,等我有钱以后一定要还……"

”“还有什么要还的,都说是给你的,等着你教我学费吧。好吧,我先走了。”

男子汉,做事要英俊!说完这句话,我在心中默默酝酿着潇洒的转身,没想到我刚刚转身,小红就从背后紧紧抱住了他。

小红姐,你不必这么做,我这真的是给你的。

"去掉姐字!是不是我年纪这么大?

"小…小红?"

3-210411004152V3.jpg

好吧,我要抱一会儿,30秒钟,这就足够了。"

这是我一生中经历的,最长的30秒,我被一个女人从背后抱住,但我丝毫没有不纯洁的想法,我反而感到特别骄傲和自豪,我们并不是情侣,但是我认为在30秒内,我们可能会比情侣更亲密。

嗯,你走吧。”小红松开手,我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滴到我脖子上了。

我向前走,穿过这条路,就能打车了。

"嘿,臭小子!"小红色的声音从背后传来,我转过身来,看见她站在那儿,风吹着她的大衣,似乎可以把她吹倒。

嗯,小红。”

不然,你就带我走……”她也许是想说这样的话,但她没这么说。

"没关系,谢谢你给我钱,路上小心点。"她这样说着,然后转过身去到金太阳。

一个星期没来金太阳上班了,同学们也都不知道,我居然还在 KTV干兼职。

那个星期,我发了几次微信给小红,但她都没有回复。

一直到下个星期的星期三,我才接到春姐的电话,但并没有让我回去工作,而是说小红死了。服用大量的安眠药,自杀。

从春姐那我才知道,小红原来是个领养的小孩,她还有个弟弟在上面。父母不把她当作亲生女儿,怕她“背叛”,让她在上高中时不给她读书。在工作之后更是对她敲打骨吸髓,不断的挤压。

小红色看上去开朗,其实都是伪装,她需要长期服用安眠药才能入睡。这次,她哥哥要娶妻,要买房子,她父母让她出30万,只要她出30万,以后就再也不要她了。

人们如果感到绝望,钱就是其中之一。大概是因为她真的撑不住了,才会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。""不要太伤心,那对她来说未免不妙。说实在的,有时见她这样,我都觉得累了。”春姐难得的发泄了一声。

哦,我只是没有想到,它会这么突然。

春姐又塞给我一封信,上面写着:“方海,亲启。”

她留给你的,你看着办吧。

在这封信里,我只写了几个字:“谢谢你,陪我走完人生最后的路。如果你能早一点来,那该多好!”随信附寄一枚戒指。

小红色的灵柩已被运回老家,我没有她的照片,没有她的画像,只记得她有两天的时间。后来的生活中,我知道我一定会时常想起她,但是那时,我只想把她忘掉。我把那封信撕成碎片,好像它从来没有出现过。

过了几天,春姐又打电话来,说蓝姐要见我,叫我晚上回去工作。这次,我总算是左右逢源,找到了那个包厢。或者是坐在那儿的那个人,左边是女人,右边是男人。

只是,那个声音又出现了,对我说:“走吧哥哥,妹妹带你去玩。”

但是,生活总是要继续下去的。


网站首页
联系电话
复制微信号